下午听到的歌

歌曲:一路上有你   

歌手:张学友 专辑:吻别  

 

你知道吗爱你并不容易

还需要很多勇气

是天意吧好多话说不出去

就是怕你负担不起

你相信吗这一生遇见你

是上辈子我欠你

是天意吧让我爱上你

才又让你离我而去

也许轮回里早已注定

今生就该我还给你

一颗心在风雨里

飘来飘去都是为你

一路上有你苦一点也愿意

就算是为了分离与我相遇

一路上有你痛一点也愿意

就算这辈子注定要和你分离

你知道吗爱你并不容易

还需要很多勇气

是天意吧好多话说不出去

就是怕你负担不起

你相信吗这一生遇见你

是上辈子我欠你

是天意吧让我爱上你

才又让你离我而去

也许轮回里早已注定

今生就该我还给你

一颗心在风雨里

飘来飘去都是为你

一路上有你苦一点也愿意

就算是为了分离与我相遇

一路上有你痛一点也愿意

就算这辈子注定要和你分离

一路上有你苦一点也愿意

就算是为了分离与我相遇

一路上有你痛一点也愿意

就算这辈子注定要和你分离

一路上有你苦一点也愿意

就算是为了分离与我相遇

一路上有你痛一点也愿意

就算是只能在梦里拥抱你

现代快报:专家教授干涉之瘾比“网瘾”更猛于虎

  网络规范,看来要从“不良信息”扩大到网络游戏了。“魔兽世界”,这款网络游戏成了一个热烈争议中的事物。这款游戏停止服务,是因为代理权易手,而后付费用户维护自己的权益,也属正常。然而又出来“网瘾专家”,认为网瘾即是毒瘾,至“消费者权益”于不顾。

  我没玩过魔兽世界,正如我没有读过金庸。我知道,今天金庸的作品差不多已经名列经典,但当初也曾经有过与网游差不多的命运,被指为让人沉溺其中而不可自拔,属于不宜青少年阅读的读物。但事实上是,不知有多少人就是在金庸的书里面沉着,现在他们已进入了而立之年,一代人并没有因此而废掉,而金庸的作品成了他们共同的成长回忆。

  自从有网络以来,网瘾一直是个刻骨铭心的问题,其主要构成,一是网络游戏,一是网络社交。这不过是新的文化与传统之间所发生的一种冲突,而并不是网络的一种原罪。我很坚定地预计,网络中成长出来的不是一代废人,而同样将会成为社会中坚的一代。我不知道有多少人染有网瘾,也不知道网瘾是怎样定义,所谓“电子海洛因”的称号,加之于游戏与网络头上,是极为过分的。

  很多人说,青少年一玩游戏,就不务正业,学习要荒废,这就非得要有人来拯救不可。于是有“网瘾专家”,到处去讲网络成瘾的危害,家长们欣然不已。极端者甚至有电击疗法,对被诊断为网瘾的未成年人进行脑部电击,卫生部叫停这种做法,竟然还有家长不满意,我就不知道这些家长何以会自信到觉得给孩子进行头部打击是合理的?难道他们就不认为对孩子头部进行电击是一种暴虐?

  世界上很多东西都可以成瘾:看书可以成瘾,踢球可以成瘾,集邮可以成瘾,种花可以成瘾。为什么你偏偏要对网络成瘾如此忧虑?因为不当运动而导致的意外死亡和伤害,我看未必比上网少;因为学业成瘾而导致的身体不良乃至精神痛苦,也未必比上网轻。这些,似乎没有人格外焦虑,没有使运动和读书变成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而上网似乎真的成了与毒品差不多的一种罪状。

  人们越来越多地把时间放到网上,网络不是一种工具,而成为社会的基础结构,是社会存在的一种方式。网络将成为日常生活的必需,今天的问题是网络可以做什么,明天的问题是离开了网络还能做什么,问题的转变意味着网络进入生活的深度。

  那些热忱的拯救者,到底是基于自己过时的经验、基于过分的担忧,还是基于网络成瘾问题的事实?以魔兽游戏来说,既然它曾经合法地经营,那么将玩家喻之为“毒瘾”,那是不是说国家批准了毒品交易呢,是不是要让这个国家从此没有游戏,才算是合乎了“网瘾专家”和一些家长的意?

  网瘾,我虽然不能断然说不存在,但我想,它作为一个社会问题是被夸大了的,我至今不知有多少人因为网瘾而陷入了人生的失败。这个社会里,到底是青少年的网瘾大,还是老辈人对青少年不正当的干涉瘾大,是个值得深思的问题。

动力火车-不死心还在

06.06 已经更换~呵呵

  老样子,进来页面就会听到这首歌,个人感觉这张专辑好听的实在不多,到处都是ost的影子,但当今歌坛,的确需要这样一个组合,这也的确算是非常经久不衰了,如果说对动力火车的印象还停留在MAN或者更老点的明天的明天的明天,甚至无情的情书那些专辑的话,这个专辑实在是有些退步,我还是喜欢那10多年前的声音.

 

动力火车 – 不死心还在

 

还不够 还没到最后
管天理容不容 心还跳着就有梦
还不够 不会有最后
谁说我们会选择放手

 

曾经过 彻底毁灭的荒漠
远方你的身影 开出花一朵
一路上 灰暗统治的天空
绝望的狂风 逼退不了你我

 

不死心还在 推翻命运安排
为了你活了下来 给世界一场意外
不死心还在 拯救我们未来
这条路 很愉快
你和我 没有尽头才精彩

 

当灵魂 被利剑刺穿
你的爱修复我 到最坚固的状态
当冰冷 再袭卷而来
胸口再没有任何破绽

 

曾经过 彻底毁灭的荒漠
远方你的身影 开出花一朵
一路上 灰暗统治的天空
绝望的狂风 逼退不了你我

 

不死心还在 推翻命运安排
为了你活了下来 给世界一场意外
不死心还在 拯救我们未来
这条路 很愉快
你和我 心还在

不死心还在 推翻命运安排
为了你活了下来 给世界一场意外
不死心还在 拯救我们未来
这条路 很愉快
你和我 没有尽头才精彩

诺拉琼斯(Norah Jones)-远走高飞.Come Away With Me

  在格莱美颁奖典礼上,年仅23岁的诺拉?琼斯一人拿下八项大奖,风光出尽。京文唱片公司趁热打铁将引进的诺拉?琼斯首张专辑推向市场,让歌迷们领教领教这位新天后的非凡实力与天籁歌喉。

  其实琼斯二十岁不到时便赢得过著名爵士杂志DownBeat学生爵士奖的最佳演唱及最佳编曲奖。她的出现让久未有惊喜的爵士乐坛,灌注了一丝青春活力。此次第一张个人专辑ComeAwayWithMe(《远走高飞》)展现了她精湛的琴艺与迷人的嗓音,专辑同名曲《远走高飞》为四重奏编制的抒情慢板歌曲,琼斯温熟的嗓音表现颇有大将之风,让人不禁想起另一位爵士女歌手戴安娜?克劳。

  “SevenYears”则以灵魂乐作为基调,搭配蓝调音乐里惯用的空心吉他滑弦技巧,将爵士、灵魂、流行、民谣等元素完美结合,是首相当精彩的作品。专辑另一焦点曲目“Nightingale”,为琼斯个人的创作作品,以略带迷幻的编曲方式,成功营造出夜幕低垂的氛围里,淡淡的忧愁感受。《远走高飞》是张横跨爵士、流行与民谣的精彩佳作,诺拉?琼斯让乐迷领会到原来爵士不只有传统的即兴摇摆,当它与其他乐种相融合时,也可以有这么精彩的作品呈现。美国权威传媒对诺拉?琼斯发出的是如此赞誉:

   “自信又惊人,冷静地融合爵士、民谣、流行、乡村、酒吧乐风”―――美国娱乐周刊

   “优越的表达力,让每一首歌都活灵活现”―――波士顿全球报

   “势必一炮而红,未来话题不断”―――华盛顿邮报

   “琼斯歌唱,你可以听见比莉?哈乐黛、妮娜?赛门、琼妮?蜜雪儿”―――纽约日报

   “才华洋溢的新秀,强烈而深刻的乐风”―――洛杉矶时报

 

    有一天,无意翻那Google音乐,当那个久未出专辑的女生的声音刚一响起来的时候,我呆住了。
  她唱的漫不经心,事不关己的轻轻唱, catching teardrops in my hand,my heart is drenched in wine. 
  钢琴声细细碎碎的响着,几近消失,心里不知道什么滋味
  音乐和人总有那么一点缘分,当契合的音调偷偷的拍合了心弦,无论有没有摇曳的灯光,舒服的颜色,那歌声总能把心穿透。就象多年前,在喧闹的街道上,偶尔会听到那洞穿嘈杂的声音,就会站在那,任由那声音结束

电驴(VeryCD)的链接:http://www.verycd.com/topics/22257/

APE版本:http://www.verycd.com/topics/369623/

Google音乐页面:http://www.google.cn/music/album?id=Ba9ba17f8f29616a4

静静的,一个人,慢慢听

无是无非-黑豹

进来博客那首就是

 

无是无非

演唱:黑豹

整个城市向黑暗中退去 你我都放弃忍耐

我等待你是敞开的胸怀 你还装得情花初开

寂寞已自己燃烧起来 你的眼睛已不能掩盖

可我不会把你伪装揭开 心照不宣才更精彩

人面上难分好坏(只要他〕对你我没有伤害

(music)

陌生的微笑她如此吸引着我 可还得保持沉默

周围一切已经火一样的热 这忍耐是对是错

寂寞不顾一切燃烧起来 烧得你已很不自在

可我不会把那伪装揭开 心照不宣才更精彩

我和你想要的都是一样的感觉

虽然一切都是那样简单却难以实现

一切没有是是非非 真正的错是与自己作对

相信自己 你就会得到比现在还多 现在还多

一切没有什么是是非非 你的感觉就是方向

相信我 我再不会把你自己留下

我要和你飞向自己做任意选择的天空

一切没有是是非非 真正的错与自己作对

你需要相信你自己 就会得到比现在还多

一切其实没有是是非非 你的感觉就是方向

说到做到 不用想太多

谁能犯下比天大的错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