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程序的愿景到底是什么?

这的确是一篇标题狂妄的文章啊…

实际上,我觉得张小龙和微信小程序团队的愿景,经过那一个半小时的解读,每个人都会有不同的理解,说实在话,张小龙的即兴演讲水平真是有点糟糕,这大概和性格有关?但这已经比后面那几个念课文的强多了,简直强了几十个邮政编码啊!!!!

扯远了,其实我就记住一句话,大概是描述的,说你到了餐馆,一扫码,出来个小程序,

到了什么地方,一扫码,甚至自动,就出来个小程序,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棒的形态,特定的触发点,显示合理合适的功能,一直是随身设备在追求的极致

继续阅读“小程序的愿景到底是什么?”

你为什么对我按喇叭-实实在在的需求但不是需求你

每个行业都有每个行业的职业病,作为一个产品人,总是下意识的想一件事情的受益者,目的性和合理性,你甚至会去评论这个门向内还是向外开合理,餐厅座位是否合理,货架是否合理,今天,我们来说说我要去机场,而你冲我按喇叭这件事。

继续阅读“你为什么对我按喇叭-实实在在的需求但不是需求你”

[填坑完毕] 你们和互联网+之间隔着什么?

照例,这是一篇在肚子里酝酿了好久的文章,文章本身没啥深奥的,关键是憋得时间太长…

照例,我用我的想法来写,你用你的智慧来读 用了不太让人舒服的“你们”这个字眼,只是不想把我自己算进去。

这篇文章是思考题,我没那么多闲工夫自问自答。。

首先,下面这本书,还是要看的,有利于做出选择。

马化腾为新书《互联网+:国家战略行动路线图》亲撰前言

继续阅读“[填坑完毕] 你们和互联网+之间隔着什么?”

因一篇微博引发的思考-我们到底需要什么样的营销微博

早上来,其实万份清闲的,翻了下载目录,然后把下载的东西通通挪到硬盘里,最后剩下一个念头,待看;

年后公司在抓什么考勤啊,制度啊,似乎很严格,但严格了,终究不是好事,对员工,其实是可适应,对企业,恐怕得不偿失.

然后接到一条评论中的 @  是之前聊过许多的 @_I_O (http://www.weiboreach.com/)发来的,只@了我一下,并没说原因,其实我是一头雾水啦~~,只能凭自己的感觉回了下,原微博如下,由@龚文祥 老师发的:

  今天有人向我推荐广东茂名地区第一微博”今日茂名“,也是采用微博群方式,3个90后小伙子一口气做了上10个有关茂名微博群,成为茂名地区绝对领先的第一微博,也是茂名地区吃喝玩乐店面投放微博广告唯一选择。中国2000多个县,先进区域第一微博刚占位,落后地区还有机会。区域微博未来比段子笑话价值大

然后我的回复是:

  狂妄和不要脸的个人看法:形式并不重要(网站,博客,微博,微信朋友圈什么的);以前是先大面铺开,然后在细化分支,而现在,分支层面不需要”根”可以独立细化成地域,市,区,甚至某个小区,而凭借的是精准,大家一直都在追求精准,可大而全的笑话段子类,先天就做不到这点;

继续阅读“因一篇微博引发的思考-我们到底需要什么样的营销微博”

政务微博,你们怎么给自己定位?

我本想抓图举例,这样文章会好看些,但我想还是算了,好的点名,坏的其实自己都知道,我家水表在一个小门里,想查要找物业的,不好意思给人家添麻烦.

其实这话题吧,大概往前翻10年,然后把"政务微博"换成"政府网站" 一样成立,那糊弄了事的政府网站,那隆重揭幕然后毫无用处的XX网站,无不告诉人们一个道理,你怎么对待这个"脸" 别人就会怎么看你.

哈尔滨的政务网站其实不少,我也算个重度用户,只是看多,评论少,吐槽多,表扬少,负能量多,正能量少.

先来说点好的,哈尔滨本地的政务微博或者相关的,个人认为最好的就是 @平安哈尔滨 基本每次@问题,都会有一个不错的答复.围脖内容多以反馈及处理后通知为主,比较实用,我经常看到有些围脖都特别想回一句"然后呢?"是的 ,然后呢?没有然后,没有下文,@ 没用,处理无方。而 @平安哈尔滨 这部分做的不错。

还一个就是 @王绪坤2012 当然,这不是政务围脖,这其实是个人围脖,但作用,远比那个大张旗鼓开张的某政务围脖强,一个人的力量当然有限,但让老百姓看到了实实在在的有作为,有担当与拒绝模糊。

而剩下的很多政务围脖,除了发点新闻,发点美食,发点乐子,真正的实事不多,这是为什么?没事可发么?你们天天那么多事,要做的事情,与老百姓息息相关的事情,没有么?肯定有,为什么不发?我记得有一次 与 @平安哈尔滨 的 负责人聊过几句,他说的一句话其实很有道理:"如果开了微博,答复,人员,办事都上不去,那就不如不开"

再说说所谓批评与表扬:作为政府,办事机构,你发的每一条微博,都需要经得起批评,也要想为什么会有批评和疑问,而不是发了了事,无人过问,那发了如何?我不如去看看新闻,得到的东西是一样的.

乱七八糟写了一堆,各位见谅.

你认为手机会取代个人电脑吗?如果会,那是在几年之后?会是什么形态?

  这是摘了自己知乎的回答,问题在这里:  
http://www.zhihu.com/question/20229249 

 
 上面太多,的确没仔细看,通常,作为前瞻性的展望,10年是一个台阶,那么2022年的时候,我相信我们的环境会变成下面的样子: 
 
   屏幕:不再局限于材想质和技术,根据用途,和特点,只要显示信息的地方,都叫屏幕,他也许是你的眼镜,隐形眼镜,木制桌面,微小的投影,浴室的玻璃,至于常规的电脑屏幕,我都不确定那个时候电脑的形式是否还是现在这个样子。而屏幕的展望,之前说的可能都用不上5年。更远的展望是基于虚拟的,立体的技术来显示信息,但一个真实的,不透明的屏幕永远不会消亡。 
 
   终端:这里的终端,涵盖所有现有的终端类电子产品,不细分,你也别和我较真。那时候的终端可能分几种: 
 

  核心终端:随身携带的,类似于现在的手机,但其功能,可以放大无数倍,你需要现有产品做到的或者做不到的,它都应该做到,也都可以胜任。  

  固定终端:固定终端的存在是核心终端的扩展,可能是扩展的运算或者存储,不用怀疑,即使是那个时候,云存储也不会一统天下。但数据间的访问将不会受距离和大小的限制,我在家里或者在单位,甚至在路上,你都可以访问你的任何私人数据。  

  临时终端:路上,一些公共地方,随时的连接,比如更大的显示屏,多功能的扩展,核心终端做不到的,等等。 

至于具体的形式?多点想象力吧。核心终端没准就安脑袋里了。!

你的未来雇主在社交媒体上看着你

  社交媒体刚刚出现的时候,它是一项对用户个人的“服务”,和新朋旧友互通有无,分享个人生活,展现个性形象。随着用户体验的不断深入,社交网络变得日益不可或缺,它已经带领我们进入了一个全数字化的“泛社交时代”。

  这时,你有没有想过,当你在投送一份简历谋求一份工作的时候,雇佣公司也很可能通过社交媒体在做最后的定夺。CareerBuilder的调查数据表明,约有37%的公司会在做出最终录用决定之前,通过网络社交媒体对备选者做进一步的审核。

  不要再肆意地在社交媒体上“耍宝”了,正所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在利用社交媒体招聘时,雇佣方一般会关注哪些方面的信息呢?

  CareerBuilder对超过2300名经验丰富的招聘经理和人力资源部门主管进行询问调查,结果显示,当雇佣公司打开应聘者在社交媒体上的个人页面时,一般会从五个方面筛选信息:65%的招聘者说他们希望看到应聘者能够通过某种专业方式来表现自己,51%的招聘者希望确认该应聘者是否与公司文化相融合,51%的招聘者希望对应聘人员的个人品质有进一步了解。另外还有35%的招聘者希望看到应聘者在生活中多才多艺的一面。另外,还有12%的招聘人员是为了寻找到更强有力的理由拒绝该应聘者。

  在这种情况下,社交媒体中的哪些信息会为个人形象加分,从而获得雇佣方的青睐呢?

  58%的招聘者称他们会被应聘者的个人品质所吸引。另外,富有魅力的照片也会加分不少(55%),在细节处流露出专业素养,也是十分关键的要素(55%)。多才多艺兴趣广泛生活充实而丰富的应聘者会极富吸引力(55%)。在网络社交中表现出非凡的社交能力和善于沟通的潜质更是必要的(55%)。此外,还有34%的招聘者表明,他们会通过社交媒体关注到应聘者的交际圈,是否拥有重量级的人脉。

  与此同时,可能引发求职者与职位失之交臂的因素包括,上传具有挑逗性的不拘小节的照片(49%),分享包括酗酒和吸毒的信息(45%),较弱的交流能力(35%),对前雇用公司恶言相向(33%),具有种族、民族和性别歧视的倾向(28%),还有对于所展现的信息有明显的虚构(22%)。

  因为只有37%的公司参与到此次调查中,所以该数据可能会进一步提升。其实还有15%的公司表明立场说,通过社交媒体进行招聘筛选的方式已经被禁止了。11%的公司说,即便他们现在没有使用社交媒体的筛选方式,但是仍旧倾向于这种方式。

  在美国本土,Facebook是招聘方“窥探”信息的首选之地。调查表明65%的公司会直奔Facebook,63%会选择LinkedIn,仅仅有16%的招聘经理会去看候选人的Twitter。

  CareerBuilder的调查数据表明,2009年度,在简历筛选的过程中使用社交媒体作为辅助手段的公司比例大概在45%左右。2010年,该比例提升至50%,另有12%的公司表态称,准备效仿这种方式。Search Engine Journal指出当年约有53%的公司公开承认,他们已经直接通过社交媒体来“挖墙脚”了。

  势头一片大好时,2011年的调查数据表明,社交媒体在招聘工作中的负面影响正在逐步显露。当应聘者摸清招聘公司的门路和喜好之后,便会在社交网络中刻意表现自己,以迎合雇用公司的口味,呈现出许多名不副实的虚假信息。

  针对这些现象,CareerBuilder的人力资源副总Rosemary Haefner说:

  因为当今社会,社交媒体在人际交往中占据着很大的比重,所以你可以通过这个渠道了解到关于一个人很多方面的信息。然而,招聘主管和人力资源部门必须明察秋毫,在审查个人社交页面时,对有效信息进行筛选,从而对应聘者的工作能力做出有效的判断。”而对于应聘者而言,除了明确区分完全公开信息和私人化信息之外,还要特别注意,一定要特别保管好你的个人密码。

编译自TNW网站: Survey: 37% of your prospective employers are looking you up on Facebook

作者: NANCY MESSIEH

瓶魔悖论与不完全信息

这事一篇转来的文章,以前看到的,不过依然,我用我的理解来转,你用你的智力来读。

The Bottle Imp 是一则有意思的短篇小说。某日,小说里的主人公遇上了一个怪老头。怪老头拿出一个瓶子,说你可以买走这个瓶子,瓶子里的妖怪就能满足你的各种愿望;但同时,持有这个瓶子会让你死后入地狱永受炼狱之苦,唯一的解法就是把这个瓶子以一个更低的价格卖给别人。如果你是小说里的主人公,你会不会买下这个瓶子呢?你会以什么价格买下这个瓶子呢?

以什么价格买入这个瓶子,这个问题貌似并不容易回答。你当然不愿意花太多的钱,在你的愿望被满足之前你至少还得给自己留一点钱花;但你也不能花太少的钱,否则你会承担着卖不出去的风险。但是,在做出一些理性的分析后,我们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任何人都不应该以任何价格购买这个瓶子。

和很多博弈问题一样,这一系列的分析首先从最简单的情形开始。首先,你是绝对不能只出 1 分钱就买下这个瓶子的,因为这样的话这个瓶子就永远也卖不出去了——没有比 1 分钱更低的金额了。那么,用 2 分钱买瓶子呢?这样理论上貌似是可行的,但仔细一推敲你会发现还是有问题——这样你只能以 1 分钱卖掉这个瓶子,但没有人会愿意用 1 分钱去买瓶子(否则他就卖不掉了)。因此,用 2 分钱买下瓶子后,你同样找不到下一个买家。和上面的推理一样,用 3 分钱买这个瓶子也不是什么好主意,因为没有人愿意以 1 分钱或 2 分钱购入瓶子,因此你的瓶子不可能卖得掉。依此类推,你不应该以任何价钱去购买这个瓶子,因为每个人都知道,他无法以任何价格卖掉这个瓶子。

这个推理有意思就有意思在,它的结论和我们的生活直觉是相反的——花几万块或者更保险的,几百万块钱,去买这个瓶子,怎么想也不会是一个如此杯具的结果。但上述严格的推理为什么会得到一个看似荒谬的结果呢?这个推理有一个很强的前提条件,这也是很多趣味博弈问题的基础——假设每个人都是最聪明的,他们所做的决策都是最优的;并且每个人都知道,每个人都是最聪明的,都将选择自己的最优策略;并且每个人都知道,每个人都知道每个人是最聪明的;并且……这样无限循环下去。但现实生活中,这个假设明显不成立。或许每个人都绝顶聪明,但这一点并不是所有人都知道;即使所有人都知道,也不是每个人都知道所有人都知道。这就是所谓的不完全信息,它会对整个游戏的结果造成根本性的影响。

听一个朋友说,他在某堂经济学课上玩了一个非常有趣的游戏,那堂课的教授通过这个游戏完美地诠释了不完全信息。教授叫每个人在小纸条上写一个不超过 100 的正整数,然后交给助教。由助教当场统计所有同学所写的数的平均值,并约定所写的数最接近平均值的 2/3 的同学将在期末考试中获得额外的加分。例如,若所有同学所写的数平均值为 44 ,则写下 29 的全体同学都将在期末得到加分。如果是你,你打算写多少?
我们来看看,如果前面那个“人人都是聪明人”等一系列假设成立,最后的结果是什么。首先,你有理由猜测,大家所写的数随机分布在 1 到 100 之间,平均值大约在 50 上下。这样的话,你写下 50 的 2/3 ,即 33 ,应该是最合理的。且慢!不只是你,其他人当然也都想到了这一点,他们都会发现写下 33 是更好的选择。这样,你写下 22 便成为了一个更好的选择。不过,别人也会和你一样想到这一步,进而所有人都会考虑写下 22 的 2/3 也即 15 ……这样推下去,最后的结果是,所有人都会发现写下数字 1 是最好的结果。而事实上,这个结果也确实是最好的——在这种情况下所有人都将获胜,每个人都能得到期末加分。

能上这课的人固然不笨,并且大家或许也都清楚这一点。更有意思的是,后来的调查发现,当时的课堂上有很大一部分人以前就知道这个游戏,并以智力题的形式见过上面的分析。但真正敢写“1”的人几乎没有,因为信息是不透明的,你不知道别人能够想到多远,也不知道有没有写 100 的大傻子,也不知道有没有内鬼,等等。

在 The Bottle Imp 的例子中,情况也相同——谁也不知道,有没有傻子来打破上面那个卖不出去的推理链条。更有趣的是,小说 The Bottle Imp 的情节本身还考虑到了另外一些非常机智的转折。可能会出现一些对许愿瓶上了瘾、根本不在乎入地狱的人,他或许不相信有地狱,或许已经犯过不可饶恕的滔天大罪,觉得自己反正都得下地狱。还有这么一种可能:有人发现即使你用 1 分钱买下了这个瓶子,这也不是完全无解——你可以把瓶子卖掉其它国家去。由于汇率的原因,在其它国家里你或许能找到比 1 分钱更低的价格。这样卖瓶子是否合法并不重要,只要有人相信他是合法的就够了。他的存在,或者有人相信有这样的人的存在,或者有人相信有人相信有这样的人存在,都足以打破上面的那个推理链条。

官司缠身 360上市计划泡汤

我们都要承认,360的公关队伍还真是比腾讯的强,可问题是,你唬唬老百姓还凑合,稍微接触两年互联网的,谁不知道你周鸿伟是干什么的啊.把自己放在卫道士的位子上,你也要有那个跟骨才能做的稳,光靠嘴,只能保持喘气不死.
———————————————————————————————— 官司缠身 360上市计划泡汤          

    来自香港金融界的最新消息:周鸿祎在数天前,也就是10月下旬亲身前往香港拜访投行界,期望360尽快上市,但多家投行皆拒绝与周会面。不具名的香港投行高层称:360短期内上市的可能很小。这意味着,360很可能在这场自己导演的艰难困境中弹尽粮绝。

 

为什么投行不看好360?

 

第一,360安全卫士惹上太多官司。自从05年创立开始,分别有瑞星、阿里巴巴、反流氓软件联盟、金山、百度、腾讯等多家公司起诉360。这会给上市带来太多问题,尤其是海外专门有靠跟上市公司打官司赚钱的专业法律机构,在他们眼里,一旦360上市,将会是块大肥肉。处理这些官司所需要的时间和繁复的流程,投行认为风险太大。

另一个关键点:美国与香港投行界与腾讯、百度、阿里巴巴这三家中国最大的上市公司都有业务往来,甚至重仓持有。而这三家都与360有过官司。所以,投行界当然不喜欢360这样的“trouble maker”,害怕赔上了声誉,更深一步,他们不愿意冒得罪腾讯、百度、阿里,而失去它们订单的风险。

第二,周鸿祎本人在海外投资界早已“声名狼藉”。典型事件是与雅虎的恩怨。03年末周鸿祎把亲手创立的3721,也就是中国的流氓软件之父,卖给雅虎,并担任雅虎中国总经理。但后来周鸿祎被怀疑偷窃雅虎搜索技术,且与雅虎酋创始人杨致远反目成仇,被辞退出门。就在周鸿祎创立360后,则着手进攻雅虎中国,由此与阿里巴巴交恶。当时,阿里巴巴发文号召整个中国网络业不与“流氓和强盗”为伍。

关键点是:得知周鸿祎在为再度创业融资时,杨致远亲自出面,知会美国的风险投资商不要相信这个来自中国的“故人”。当时中国媒体界对此广为报道。据称,当时360的估值和融资金额因此大幅缩水。

第三,360有收入,但没商业模式,也就是缺乏上市所需要的“概念”。

360今年收入约3亿人民币,但其95%以上来自360浏览器,具体是:通过浏览器把流量分发给第三方网站,比如网络游戏和购物网站,以此赚取分账。这对于上市来讲有3个缺陷:

1. 没有独特的收入模式。分账的方式在互联网很普遍,比如收入是360数倍的迅雷和暴风,都一直未能上市。

2. 没有自己造血的能力,而是单纯依靠第三方网站的分账。之前360有20%以上的收入来自百度,但当百度跟360成仇之后,这部分收入便迅速为零。目前,360有40%以上收入来自淘宝的购物分账,但阿里集团之前跟360有过“深仇大恨”。这是一块定时炸弹。周鸿祎之前对马云放过话: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这句话想必马云也听到了。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3. 收入过于依赖浏览器,而不是360的主业安全软件。一旦浏览器被对手挤兑,这块收入立刻瓦解。

 

360为什么要在这个时点上市?

 

第一,是360本身的需要。

奇虎360从成立到现在已经5年,接近了风险投资的3-5年套利退出的心理期限。之前360融资3000万美金,就是为上市准备。这5年来,百度、阿里巴巴、畅游等公司相继上市,它们用诱人的期权不断挖角业内精英员工。为此,360一直实行更大强度的利益许诺,也就是用更大额度的期权和奖金为条件,吸引精英加盟。据称,普通员工手持的股份在12%左右。

上市拖的时间越长,这些员工的失望、压力、和不稳定性难免与日俱增。

最重要的是,当百度和腾讯日益认识到360对他们咄咄相逼的时候,已开始加快对360的防卫。之前,百度把360告上法庭,并企图收购金山和瑞星与360直接对抗,目前百度已经着手研发客户端,以取得与360安全卫士客户端直接抗衡的阵地。腾讯亦然,在几个月前正式推出QQ电脑管家,大面积接管360的地盘。

就算是强人周鸿祎,也不可能跟百度和腾讯同时对抗而全身而退。所以,必须尽快。

第二,进攻腾讯的需要。

360进攻腾讯,需要耗费大量的公关费,用于搞定媒体、雇用网络打手。据称此前,360每年的公关和推广费在3000万以上,而一旦开战,公关费会成倍增长,这对年盈利不足1亿的360是个巨大的成本压力。

一旦与腾讯正式交火,还需要大量的服务器、带宽等一系列的技术开销,这种成本,上不封顶,完全取决于腾讯投入多少“重型武器”。

最重要的却不是上面2点,而是:腾讯一旦反击,很可能利用手中比如QQ群和Qzone的庞大的产品集群和流量,打击360以及其浏览器的流量。第一,直接让用户选择卸载360;第二,直接打击360浏览器。这会瞬间减少甚至歼灭360浏览器的流量,其收入随时随之瓦解。

一旦360每月2500万人民币的收入枯竭,也就只能靠外部输血。但,谁愿意输血给一个与众多互联网公司交兵的、正面临生死一战的、名声扫地的公司呢?更重要的是,上市的路已经基本堵死了,谁都知道,现在借钱给360绝对套现无期。中国古话是:救急不救穷。

这里再解释下360难以上市的一个新变量:上市不仅需要概念和收入,更需要增长的曲线。此前迅雷在08年的上市计划被硬生生叫停,就是因为其增长停滞,投行界看不到前景。而将要开始的腾讯反击,必定会削弱360的收入;想在这个时候上市输血,不可能。

看起来硝烟弥漫的战场、不可捉摸的局势,而如果抛开细节、从大局观,其结果,也许早已注定。天网恢恢嘛

来源:香港金融界

现代快报:专家教授干涉之瘾比“网瘾”更猛于虎

  网络规范,看来要从“不良信息”扩大到网络游戏了。“魔兽世界”,这款网络游戏成了一个热烈争议中的事物。这款游戏停止服务,是因为代理权易手,而后付费用户维护自己的权益,也属正常。然而又出来“网瘾专家”,认为网瘾即是毒瘾,至“消费者权益”于不顾。

  我没玩过魔兽世界,正如我没有读过金庸。我知道,今天金庸的作品差不多已经名列经典,但当初也曾经有过与网游差不多的命运,被指为让人沉溺其中而不可自拔,属于不宜青少年阅读的读物。但事实上是,不知有多少人就是在金庸的书里面沉着,现在他们已进入了而立之年,一代人并没有因此而废掉,而金庸的作品成了他们共同的成长回忆。

  自从有网络以来,网瘾一直是个刻骨铭心的问题,其主要构成,一是网络游戏,一是网络社交。这不过是新的文化与传统之间所发生的一种冲突,而并不是网络的一种原罪。我很坚定地预计,网络中成长出来的不是一代废人,而同样将会成为社会中坚的一代。我不知道有多少人染有网瘾,也不知道网瘾是怎样定义,所谓“电子海洛因”的称号,加之于游戏与网络头上,是极为过分的。

  很多人说,青少年一玩游戏,就不务正业,学习要荒废,这就非得要有人来拯救不可。于是有“网瘾专家”,到处去讲网络成瘾的危害,家长们欣然不已。极端者甚至有电击疗法,对被诊断为网瘾的未成年人进行脑部电击,卫生部叫停这种做法,竟然还有家长不满意,我就不知道这些家长何以会自信到觉得给孩子进行头部打击是合理的?难道他们就不认为对孩子头部进行电击是一种暴虐?

  世界上很多东西都可以成瘾:看书可以成瘾,踢球可以成瘾,集邮可以成瘾,种花可以成瘾。为什么你偏偏要对网络成瘾如此忧虑?因为不当运动而导致的意外死亡和伤害,我看未必比上网少;因为学业成瘾而导致的身体不良乃至精神痛苦,也未必比上网轻。这些,似乎没有人格外焦虑,没有使运动和读书变成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而上网似乎真的成了与毒品差不多的一种罪状。

  人们越来越多地把时间放到网上,网络不是一种工具,而成为社会的基础结构,是社会存在的一种方式。网络将成为日常生活的必需,今天的问题是网络可以做什么,明天的问题是离开了网络还能做什么,问题的转变意味着网络进入生活的深度。

  那些热忱的拯救者,到底是基于自己过时的经验、基于过分的担忧,还是基于网络成瘾问题的事实?以魔兽游戏来说,既然它曾经合法地经营,那么将玩家喻之为“毒瘾”,那是不是说国家批准了毒品交易呢,是不是要让这个国家从此没有游戏,才算是合乎了“网瘾专家”和一些家长的意?

  网瘾,我虽然不能断然说不存在,但我想,它作为一个社会问题是被夸大了的,我至今不知有多少人因为网瘾而陷入了人生的失败。这个社会里,到底是青少年的网瘾大,还是老辈人对青少年不正当的干涉瘾大,是个值得深思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