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快报:专家教授干涉之瘾比“网瘾”更猛于虎

  网络规范,看来要从“不良信息”扩大到网络游戏了。“魔兽世界”,这款网络游戏成了一个热烈争议中的事物。这款游戏停止服务,是因为代理权易手,而后付费用户维护自己的权益,也属正常。然而又出来“网瘾专家”,认为网瘾即是毒瘾,至“消费者权益”于不顾。

  我没玩过魔兽世界,正如我没有读过金庸。我知道,今天金庸的作品差不多已经名列经典,但当初也曾经有过与网游差不多的命运,被指为让人沉溺其中而不可自拔,属于不宜青少年阅读的读物。但事实上是,不知有多少人就是在金庸的书里面沉着,现在他们已进入了而立之年,一代人并没有因此而废掉,而金庸的作品成了他们共同的成长回忆。

  自从有网络以来,网瘾一直是个刻骨铭心的问题,其主要构成,一是网络游戏,一是网络社交。这不过是新的文化与传统之间所发生的一种冲突,而并不是网络的一种原罪。我很坚定地预计,网络中成长出来的不是一代废人,而同样将会成为社会中坚的一代。我不知道有多少人染有网瘾,也不知道网瘾是怎样定义,所谓“电子海洛因”的称号,加之于游戏与网络头上,是极为过分的。

  很多人说,青少年一玩游戏,就不务正业,学习要荒废,这就非得要有人来拯救不可。于是有“网瘾专家”,到处去讲网络成瘾的危害,家长们欣然不已。极端者甚至有电击疗法,对被诊断为网瘾的未成年人进行脑部电击,卫生部叫停这种做法,竟然还有家长不满意,我就不知道这些家长何以会自信到觉得给孩子进行头部打击是合理的?难道他们就不认为对孩子头部进行电击是一种暴虐?

  世界上很多东西都可以成瘾:看书可以成瘾,踢球可以成瘾,集邮可以成瘾,种花可以成瘾。为什么你偏偏要对网络成瘾如此忧虑?因为不当运动而导致的意外死亡和伤害,我看未必比上网少;因为学业成瘾而导致的身体不良乃至精神痛苦,也未必比上网轻。这些,似乎没有人格外焦虑,没有使运动和读书变成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而上网似乎真的成了与毒品差不多的一种罪状。

  人们越来越多地把时间放到网上,网络不是一种工具,而成为社会的基础结构,是社会存在的一种方式。网络将成为日常生活的必需,今天的问题是网络可以做什么,明天的问题是离开了网络还能做什么,问题的转变意味着网络进入生活的深度。

  那些热忱的拯救者,到底是基于自己过时的经验、基于过分的担忧,还是基于网络成瘾问题的事实?以魔兽游戏来说,既然它曾经合法地经营,那么将玩家喻之为“毒瘾”,那是不是说国家批准了毒品交易呢,是不是要让这个国家从此没有游戏,才算是合乎了“网瘾专家”和一些家长的意?

  网瘾,我虽然不能断然说不存在,但我想,它作为一个社会问题是被夸大了的,我至今不知有多少人因为网瘾而陷入了人生的失败。这个社会里,到底是青少年的网瘾大,还是老辈人对青少年不正当的干涉瘾大,是个值得深思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