丸子汤

乱乱闹闹,这样一个年就过去了,我们总会给自己定一个线,想着,过了这个线,也许所有事情都会好起来,我会怎样我要怎样,线的种类很多,年关,周末,月末,季度末,一觉醒来甚至下是下一个小时。

只可惜,妈妈小时候总教育我两句话,“说人不如人”,“常立志者常无志”

前一句我倒做的还行,年纪轻的时候,看不惯的事情很多,稍成熟点后,觉得看不惯,那也是人各有志,人有不同,但总觉得这样的自己,有些悲哀,所幸,而立之后,懂得过滤接触到的东西,这也算好事。

后一句就有些糟糕了,作为一个拖沓症的教科书级患者,我总是喜欢给自己定一个期限,或是告诉自己,这期限前要做好,或是这期限后怎么做,但基本无限趋近于废话。。。

年就这样过去了,我毫无感觉,真的一点都没有,除了少数几个事情留下了点正面记忆,更多是被那些招我讨厌的事情烦得想撞冻豆腐,还有些事情为了朋友操那份不知道有没有用的心,大概从初中开始,就不太喜欢过年,因为过年总是意味着你有很多时间,但却要做很多自己不喜欢做的事情。

我其实是个悲观和谨慎情绪的重度支持者,很多人无论微博,博客,签名,甚至是吃饭的酒词,基本都是总结过去,展望未来,但我不是。

回想过去的一年,我觉得自己像块肉,肉质也许不错,但注了水,立志成为一块有用的,自己可以瞧得起自己的臀尖肉,但其实回过头来看看,其实就是个五花三层肥瘦都有没准还带点皮的猪肉条。

不知是不幸还是有幸,被扔到绞肉机里弄得粉身碎骨疼到死去活来最后还被做成丸子汤,不过最大的幸事,便是丸子口感不错,和着汤也算鲜美,不幸的是,不知道哪一口,哪一筷子,就碾压到自己那二逼呵呵的已经被打散了的神经上,痛到在鲜美却滚烫的丸子汤里翻来覆去挣扎不已。

那天吃饭,朋友问我,过了年了,有啥想法,决定,愿望,我想了想,觉得,如果是块五花肉还好说,但现在已经被做成丸子汤了,那不管掺了什么调味料,什么样的辅菜,放在什么碗里,我都会做好一个丸子该做的事,而心里,一直揣着那成为臀尖肉的理想,默默努力,默默行走,默默坚韧。我把这话说给他们听,他们说:“老赵啊,就算你做个老色狼,也不能做个老文清啊。。。”这是第二次有人和我说这个话了的,,,我觉得他们这种语重心长的劝告完全是侮辱了老色狼和老文青,我觉得我两种都不是,而且比老色狼还差劲,比老文青还没才!

我觉得自己挺无法救药的,臀尖肉,五花肉和丸子汤,就自省过去和展望未来了,但我对过去和未来都已经变得不感冒,对于过去,既然已经站在这里,怎么走过来的,似乎变得不重要;对于未来,脚下的每一步都走不好,何谈翻山越岭?所以就这样说,已经很足够了。

后天,就是32岁生日了,日期蛮有趣,很巧合,不过我从来都过阴历,每年不定,这是不是算新年的一个彩头?我希望很多人送我礼物,送我祝福,但心里其实什么都不想要,我想坐在墙角,两面墙和后背成一个等腰三角形,这样,没东西压迫我的脊椎。

2012_01_28 22:29

发现,很多习惯是烙印到那些无意识的地方的,比如我一直不喜欢段落开始空两格,喜欢段落间多一个回车,喜欢用下划线来区隔日期时间年月日,喜欢用“*”而不是“—”分割。有时候琢磨琢磨自己,真他妈二。。。自己都快不喜欢自己。